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  
SMC氣動元件
産品列表│Navigation
行業新聞
最新新聞
最新公告│Announcement
SMC中國有限公司當家人趙
關于SMC氣動元件在鋼鐵行
SMC氣動元件的電磁閥商信
SMC氣動元件蘇州有沒有好
SMC氣動元件在航天飛機的
氣動系統的組成介紹
 
森諾克氣動
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新聞中心 > 最新新聞
 
 
71歲老人被拐24年後回家 家人均以為其去世(圖)詳細介紹  
 
71歲老人被拐24年後回家 家人均以為其去世(圖)
發布時間:2015-03-30 09:29:37 | 點擊次數:
 

  昨日下午,71歲的陳明芬回家了,這條回家路,她走了24年。盡管坐了幾十個小時的長途汽車,回到家的陳明芬看上去精神不錯。對于24年前的陳明芬到底是如何走丢的,誰也不能準确地說上來。如今,陳明芬再次回家,丈夫早已不在人世,三個兒女中,隻有大女兒回到老家将她接回來,二女兒和小兒子仍然在外打工,未能趕回。

  老人回家是一件高興的事,但有一個更現實的問題卻擺在眼前,小兒子數年前賣掉老家房子,背井離鄉,大女兒和二女兒也常年在外打工,老人的戶口在多年前也被注銷掉,她的晚年該如何安置?

  回家路 走了24年

  重逢 她感覺格外親切 “你有點像廷芝?”

  昨日下午2點左右,記者來到了陳明芬的老家,叙永縣兩河鎮天生橋六社。在陳明芬的侄兒陳章金家中,陳明芬的弟媳駱廷芝剛剛把打好的豆子下鍋,準備煮豆花,還有一些剛下鍋煮的臘肉,并不時地将家裡家外打掃幹淨。3點左右,陳明芬的侄兒侄女也相繼帶着涼菜、涼肉等熟食來到陳章金家,等待着這位久違的老人歸來。

  4點半,大女兒王開珍一行帶着母親陳明芬回到老家。剛下車,陳明芬的二女婿趙永堂和侄兒媳婦劉發慧迎了上去,将老人扶回屋裡。回到離開了二十多年的老家,陳明芬似乎感覺格外親切,臉上始終挂着笑容,咧開嘴笑起來就隻看得到剩下的幾顆牙齒,總是用一副認真地眼神打量着周圍的人和物。駱廷芝坐下來,和她拉家常,陳明芬盯着駱廷芝看了半天,吐出一句:“你有點像廷芝?”

  離家 這一去就是24年“母親是被拐賣的”

  時間回到1991年11月的一天,47歲的陳明芬在一場趕集時離家後便再沒回來。陳明芬的小兒子王開貴說,那時候父親王廷江是一個煤炭工人,長期在外打工,兩個姐姐也相繼外嫁出去,留下自己和母親,“我母親精神是有點不正常,雖然我隻有十多歲,可以說還是我找錢照顧她。”王開貴說雖然家裡窮,但是母親是不可能抛開家庭離家出走的。

  根據王開貴的說法,陳明芬以前也曾出現過離家三五天的情況,“但每次她自己都曉得回來。”這一說法得到王開珍的證實,所以,面對這一次母親走失的24年,王開貴說:“絕對是被拐賣的。”

  尋找 多年來杳無音訊 “大家都以為她去世了”

  離開後,陳明芬一家也曾瘋狂地尋找過,“可是我們經濟有限啊。”王開珍說,她們的尋人範圍也就限制在川内。十年後,陳明芬的丈夫王廷江去世後,“村裡讓我們把父親的戶口銷了,還逼着要把我媽的戶口也銷了。因為戶口意味着占用土地,因此,為将土地分出來,村裡要求陳明芬家人将失蹤十多年的母親戶口也銷掉。”而後,老家人也一緻認為陳明芬已經去世。

  轉折 志願者幫她回家 “她的家在叙永縣兩河鎮”

  如果不是去年10月底的一次意外,也許陳明芬現在還不知道流落在哪個街頭。

  去年10月27日,在河北距唐縣縣城十幾公裡處,一名老人疑遭車禍暈倒在路邊,被過路人發現并撥打120送到醫院救治。老人獲救後自稱“陳明芬”,說出了四川金華、自貢、新華、青龍(音)等多個地名。由于老人疑似有老年癡呆症狀,無法提供更多信息,因此無法聯系到其家屬。随後,燕趙都市報聯系四川自貢電台、眉山電台、華西都市報等多家媒體傳播老人的相關信息,同時冀川兩地愛心志願者自發幫忙尋找老人家屬。

  2014年11月,清苑“寶貝回家”志願者賈海濤以及清苑、順平和唐縣的愛心人士根據老人提供的信息片段,聯系上四川省“寶貝回家”志願者周波。“(2015年)3月18日,我拿着老人的照片找到泸州市叙永縣兩河鎮天生橋村(由原地名“金銀村”變更而來),找到了老人的家人。”周波說,他接到保定清苑“寶貝回家”志願者傳來的資料後,到實地走訪,找到了陳明芬的親屬,經過親屬及周圍鄰居的辨認,最終确定了陳明芬的身份。

  未來路 何去何從

  相聚 三個兒女隻來了一個

  回家,本是件值得高興的事,可是,在陳明芬的三個兒女中,還夾雜着一絲無奈。王開貴告訴記者,十多年前,自己便将家裡的房子變賣出去,一直在外邊打工,但經濟仍然困難,一個月前,自己揣了一千多塊錢出去找工作,工作沒找好,錢反而用光了。“聽說我媽被找到了,我是真的感到高興。”王開貴一再強調自己是愛母親的,但由于目前的經濟狀況,他實在不能趕回來和母親見面,安置母親。

  而同樣在武漢打工的二女兒也隻“派了”在叙永老家務農的丈夫前來迎接母親,“頭個月才從家裡出去,路費都遭不起。”趙永堂說,老丈人去世前一段時間包括去世後,一直都是在自己家裡負責,也算是盡到了責任,而自己的家庭也困難,妻子估計也就隻能春節回來和母親見見面。

  此次,隻有在廣西打工的大女兒請假回來,和志願者一起前往河北接回年邁的母親,隻是這個大家庭早已“神散形散”,三姐弟間有數年沒有聯系,更别說老家其他人了。他們各自述說着自己的苦處,這讓老人的歸來,在喜悅的氛圍中又夾雜着一絲無奈和悲涼。

  贍養 兒女們表示各有難處

  接待陳明芬的,是她三弟的兒子,三弟已經去世。緊鄰着三弟家的是二弟,但二弟陳明有直至晚飯過後,一直遲遲不願來見這位走失了20多年的姐姐。直到衆人呼喊,腿腳不便的他才慢慢走來。“我知道他的顧慮,我媽畢竟算個擔子。”王開珍說,她理解舅舅陳明有。

  團聚時刻,有志願者提議“帶陳婆婆去看看她丈夫的墳墓”,王開珍一口回絕了,“看到都是傷心事,還是不看了。”王開珍說,父親的墳墓挨着弟弟老家地基,“現在房子是别人的,地基也是别人的,看都沒意思。”

  而按照王開珍三姐弟的“商量”,目前的母親将暫時安置在表弟陳章金家。他們考慮要先将母親的戶口上好,“這樣可能可以評個低保戶之類的。”而更長遠的,他們也考慮過可以将老人送養老院,“但是聽說老人要無兒無女才符合條件。”

  兒女說

  小兒子

  希望能有相應補助

  王開貴沒有承諾自己将何時回來見見久違的母親,“我隻想曉得,我母親當時是怎麼被拐賣的,還聽說我母親出了車禍,肇事者是不是給我母親賠償了?”王開貴認為,母親在外流落的這些年,吃了不少苦頭,自己三姐弟經濟也困難,政府是不是應該給予相應的補助?

  二女婿

  表明不能一力承擔

  二女婿趙永堂從頭至尾始終很安靜地坐在一旁,時不時有人向老太太提起他,他過來搭上兩句,但也沒有多餘的話語。“我們經濟也困難,作為一個嫁出去的女,也已經安葬了一個老丈人。”談及對陳明芬的贍養問題,趙永堂明确表示,不可能又該自己一家承擔,“大家商量有理來說。”

  大女兒

  實在無奈帶母上班

  王開珍說,“萬一不行,我就帶她和我一起上班吧。房子可以上鎖,跑不脫。”但是回到老家的陳明芬卻看不出一家人喜悅中的無奈,盯着一個人,看着看着就咧開嘴笑起來,摸着堂門上的對聯,自言自語道“這是羅家灣(天生橋的一個村),我就在叙永了。”

  華西城市讀本實習記者 徐慶 攝影報道

 


關閉
版權所有:廣州森諾克自動化科技有限公司 GuangZhou SenNuoKe Automatic Equipment CO.,LTD
電話:020-83262298 手機:15962616567 網站技術支持:4000033343
地址:廣東省廣州市解放中路308号中曦大廈南樓2704号
http://m.juhua485738.cn|http://wap.juhua485738.cn|http://www.juhua485738.cn||http://juhua485738.cn